:::

Rti 中央廣播電臺 澳洲國會性別歧視嚴重 女性獨立候選人蜂湧而起

  • 時間:2022-01-12 21:29
  • 新聞引據:採訪、法新社、The Conversation; The Diplomat;
  • 撰稿編輯:黃啟霖
澳洲國會性別歧視嚴重 女性獨立候選人蜂湧而起
在澳洲國會被揭發一連串性騷擾和性別歧視之後,澳洲國會的大男人傳統大受詬病,但也激勵更多女性參選,試圖改變此種不良風氣。(圖:Unsplash)

在澳洲國會被揭發一連串性騷擾和性別歧視之後,澳洲國會的大男人傳統大受詬病,但也激勵更多女性參選,試圖改變此種不良風氣。預定今年5月底以前舉行的國會大選,已有至少13位獨立女性候選人挺身而出,將對尋求連任的總理莫里森(Scott Morrison)構成挑戰,也增加了大選的不確定性。

國會歧視女性 引發抗議

澳洲國會中,隸屬執政自由黨(the Liberals)的前女性幕僚希金斯(Brittany Higgins),2021年初揭露在國會中遭男同事性侵的事件之後,激勵更多受害女性講出自身遭遇,使得國會大廈内一連串以言語或身體,歧視、騷擾甚至性侵女性的大男人行徑一一曝光,引發澳洲女性上街示威,要求改變惡劣風氣。

前國會女性議員班克斯(Julia Banks)曾向紐約時報(New York Times)直言,在澳洲,國會就是最不安全的職場。澳洲一位電視女主持人甚至問到,國會大廈是不是這個國家最容易強暴女性的地方?

去年12月30日發布針對澳洲國會「性別歧視文化」的調查發現,性騷擾和霸凌在澳洲國會很普遍,三分之一的工作人員曾經受害,其中甚至包括63%的女性議員。

爭取女權 至少13位女性投入大選

現在,有一群女性候選人正尋求敲開國會大門。

澳洲將在今年3月到5月21日之間舉行國會大選,截至目前,已有最少13位女性獨立候選人在類似的平台中展開造勢活動。

澳洲記者約書亞.馬克多納(Josh ua Mcdonald)在「外交家雜誌(The Diplomat)」撰文指出,這13名女性候選人都沒有跟任何政黨結盟,而且她們爭取的席次大多是資深自由黨議員的地盤。

雖然她們並未彼此結盟,造勢活動卻都針對類似的政策:要對氣候變遷採取行動、成立聯邦反貪腐監督機構,以及根除國會大厦虐待女性的文化。

女性獨立候選人 衝擊自由黨選情

2020年底,一名澳洲女子出面指控,曾在1988年遭澳洲檢察總長波特(Christian Porter)強暴,這名女子已在2020年輕生。這起事件曾經引發澳洲數千名女性走上街頭示威。

這名女子的友人喬戴爾(Jo Dyer)在去年12月間宣布,將以獨立候選人身份投入大選,爭取南澳州(South Australian)偏遠選區布斯比(Boothby)的席次,目前該席次由自由黨掌握。

喬戴爾在網路上分享的影片中表示,她已經加入一場女性正義運動;而且,她親身體會到,這個政府將這項廣泛全面的運動視為另一個政治問題,能忽視就忽視,直到無法忽視才去處理。她並說,人民對這個政府大失所望。

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新南威爾斯州的北雪梨(North Sydney)、麥凱樂(Mackellar),以及維多利亞州的庫揚(Kooyong)和戈爾斯坦(Goldstein)等許多選區。

參選庫揚選區的萊恩(Monique Ryan),是墨爾本皇家兒童醫院(Melbourne Royal Children’s Hospital)神經內科主任,她對目前佔有當地席次的現任財政部長佛萊登柏格(Josh Frydenberg)構成重大挑戰。

萊恩說,「我們都對氣候變遷深感焦慮,對政的府行事作風不滿,而且,他們對女性的態度,對我們視為對整個群體都重要的問題的態度,都令我們感到不滿。」

獨立候選人獲環團贊助 莫里森政府誠信受質疑

澳洲廣播公司(ABC)首席選情分析家葛林(Antony Green)指出,這些獨立候選人的出現,必然令自由黨在選戰中大為分心。比方喬戴爾的參選,就可能讓這個偏遠選區的席次,落到工黨(Labor)手中。

此外,氣候活動人士、墨爾本大學能源轉型中心高級顧問西蒙何姆斯(Simon Holmes à Court's)規模龐大的「氣候200(Climate 200)」作戰基金,將對這些獨立候選人提供良好的資助。這項基金的募款目標是2千萬美元,目前已有650萬美元。

根據「氣候200」去年12月對新威爾斯、維多利亞和南澳州的9個選區進行的民調,多數選民認為,莫里森政府在誠信和道德方面的表現很差,其中更以城市的選民反映最為強烈。

澳洲大選可能出現性別鴻溝

澳廣記者馬克多納指出,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角逐自由黨既有席次的女性獨立候選人,都聚焦在過去12個月來主宰澳洲新聞的問題,包括氣候變遷、反貪監督和女權,而且她們過去都支持自由黨,但現在覺得自由黨已經失去昔日理想,同時選民也正在尋求替代人選。

坎培拉大學教授 (University of Canberra)葛拉登(Michelle Grattan)也在澳洲獨立新聞媒體「對話(The Conversation) 」中指出,女性獨立候選人蜂湧而起,令莫里森面臨不確定性,在今年的大選投票中,可能出現性別鴻溝。

莫里森目前正力圖鞏固在男性工人及其他類似族群中的支持;然而,在去年引爆女權問題後,莫里森是否將流失大量女性選票?一般女性是否會受到這些女性獨立候選人吸引?這都有待觀察。

當然,莫里森目前還面臨另一項不確定因素。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(COVID-19)在Omicron變異株侵襲下,又引爆新一波疫情,讓強調要與病毒共存的莫里森面臨更多困難,也為澳洲今年大選添加了更多不確定性。

 延伸閱讀 

→澳洲國會性騷擾問題普遍 1/3工作人員曾受害

相關留言

本分類最新更多